骗子请放过我妈妈!说说老妈和她的“互联网+”

  我今天也谈不上批评父母,只是表达一下我的无奈,讲讲我妈与“互联网+”的那些事儿。

  多年来我妈不会用电脑,没接触过互联网,甚至录像机、DVD机都不会操作。直到有了智能手机,在晚辈帮助下装上微信,直接一步到位成为移动互联的网民之一。

  智能手机和微信的绝大部分功能,我妈根本不会用,她最熟悉的微信功能就是聊天和发朋友圈,微信上她的朋友和同学们转发的资讯对她来说是非常新鲜的。

  自从加上我妈后,一打开朋友圈我就蒙圈,经常被她的养生资讯、鸡汤故事、谣言帖子刷屏。我妈好像是我朋友圈第一个被我屏蔽的人。

  后来我又觉得,不提醒一下似乎不妥,旁敲侧击告诉她,在朋友圈刷屏,对别人是一种信息骚扰,可能遭人烦。另外,那些资讯几乎都是胡编乱造,不要到处转发,更不用单独发给我。

  她感觉涉嫌对别人骚扰,多少听了我劝,以后改为发吃喝玩乐的照片为主,频率大为下降。发现我妈有所收敛,我就解除了对她的屏蔽。

  大半年前,我妈拿着五折优惠799元买的“纳米活水养生能量杯”一边喝着一边跟我聊天。我多次告诉她,这破杯子淘宝上几十元一个,她都报以藐视一笑:“你不懂。”

  拉开话题后,一个“电子盲”老太太,突然满口都是“互联网+”、“互联网金融”和“新型网商”。这次我不是蒙圈,是感觉比较惊悚!难道时代前进的步伐有这么迅猛吗,我都Out(落伍)了?

  原来我妈参加了一个“互金+网商”项目,她一方面想向我炫耀一下自己的投资能力,另一方面想拉我进去玩。这个项目模式大概是这样:假如投十万元,每月返还你万儿八千,一年还完,然后,每月开始奖励两万元,一直奖励两年,全过程都可以在手机上用APP完成。那个APP,我妈当然不会用,只会打开来看账上的收支,转钱和收钱时都是她请人帮她操作。

  我一听就觉得不靠谱,对我妈说,你想,有多少行业利润能超10%,银行最高利息是多少,投10万相当于三年赚48万,如果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儿,银行还不都垮了?

  “可是我本金拿回来了,真的按月给我奖励了,都已经拿了小半年了,这怎么可能是假的!”

  “只要有新人不断被拉进来参与,就可以玩下去,用后面人的钱补贴前面的人,卷入的人越来越多,资金量越来越大。只要没有新人进来,或者新进来的人数太少,就会崩盘。发起骗局的人大不了崩盘前卷款逃跑就是了,绝大多数人是受害者!”

  “你是真的不理解啊,误会了,不是你想的这样,这是造福老百姓的工程,多少人受益啊!”

  “这么厉害的项目,北上广深我怎么很少见人玩呢?这里的互联网、金融精英一舀一盆一盆的,他们不懂吗?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庞氏骗局,特大型的一年崩溃了几百上千起,他们主要就是针对四五六线城市的中老年人,为什么,你想过吗?”

  我妈不说话了,我以为她多少接受了我的劝告。“你反正不要再追投进去了,记住这点就行!”

  后来,类似的对话还发生了五六次,每次都以我妈不再与我讨论告终。我以为她可能听我劝告了,结果第二天一觉醒来,她从微信发来五六条信息,诸如“淘宝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XX项目才是人类的未来”之类,还有项目发起人的演讲和“名人名言”。

  最终我选择了放弃劝告。这些年来碰到类似的事情,我都没有劝告成功过。我妈曾与我姨妈参与民间高息借贷,我几乎每年回家都劝阻,皆被她们藐视。她们尝到甜头后不断追加,我姨妈动用了多年储蓄,挪用了表妹买房的钱,甚至卖掉了一套房子加倍投入,沉浸在超高回报的喜悦中不能自拔。

  大前年,她们参与的民间高息借贷终于崩盘,我妈亏损了30多万,姨妈家亏损100多万,全家过上紧巴巴的日子。她们不再向我炫耀高回报的投资经验,基本闭口不谈,顶多偶尔感叹一句“谁想到啊,谁想到啊”,我也不忍心加以奚落。

  其实我妈当时只告诉我她亏了10万,过了两年在我追问下她才讲了真话,而且她们由于初期尝到甜头,在古道热肠驱使下,的确大公无私地把很多亲戚朋友拉下了水。现在我姨妈一家又把全部身家,押在了这个“互金 +网商”项目上,正沉浸在即将翻身的喜悦之中。

  我妈这些年被坑掉的钱,我都说不清有多少。还有一些遇骗经历,她到现在都不认为是被坑。

  就算在被坑之前,我妈告诉了我,又能怎样?我和骗子站在我妈面前,我显得渺小而无力。

  我爱我妈,我妈也爱我,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这些问题上,明显她更信任那些同学、朋友、亲戚以及骗子。后来我发现,这个现象并非我家独有,朋友中比比皆是。有些父母甚至担心子女阻挠,躲着子女悄悄朝着骗子走去。

  这也不难理解,时代和教育经历决定了他们的知识结构、方法论、价值观与我截然不同,而与其他大叔大妈相近,她经常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很容易接受他们的劝诱。

  大型超市门口,一辆车上下来三个女的急急忙忙直奔超市。这时超市里走出一女子,身上工牌写着“经理”二字。

  女子对经理说,“毛线给您拉来了。” 这位经理就说:“一共4万元,是吧。现在会计不在,下午再来拿钱。”

  这些都被看热闹的退休老人李女士看到了。一位女子对李女士说:“我们急着走,你给2万块就都归你,你下午再卖给超市。”李女士一听,忙回家取钱给他们。三人走后不久,李女士突然觉得不对劲儿,再回去发现,超市根本没有女经理。

  提醒:老人们想要保健长寿、投资理财的心理,也可能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老年人退休后大多只靠有限退休金维持生活,由于年迈体衰,也很难再工作赚钱。很多骗子会抓住老人这些软肋,吹嘘一些投资,直把老人说得心动为止。还有以急需钱低价兑换外币或低价卖名贵药材为名,让老人先垫资挣差价,或让老人一起投资,老人要提高警惕。

  兰渝铁路兰夏段(兰州东至夏官营)段于6月28日6时顺利开通,标志着欧亚大陆桥与渝新欧大通道交汇兰州枢纽被彻底打通。据悉,在兰州东至夏官营段开通运营之前,兰渝铁路兰州枢纽、重庆枢纽、南充至高兴单线、渭沱至重庆北正线已顺利开通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