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缅怀伟人!说说他与泰山的故事

  1893年12月26日,毛主席出生于湖南湘潭。2017年12月26日,正是我们敬爱的毛主席124周年诞辰纪念日。我们永远铭记,的伟大,不仅在于他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集政治家、思想家、战略家、革命家、军事家、诗人和书法家于一身的伟大人物,更因为他改变了中国、发展了中国、强大了中国。 今天,我们以独特的方式纪念毛主席,给大家讲讲毛主席与泰山的故事。

  如同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一样,泰山也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具有“中华第一山”的地位。

  喜欢祖国的山川大河,他神游过祖国的许多大江大河,也登上过神州的数百座名川大山。但在新中国成立后,他虽然先后四次到过泰山脚下的泰安,可就是没有登过泰山。

  年轻时代是登过泰山的。《口述传》第二章“求学生涯”中,主席口述:“1919年初,我和要去法国的同学一起前往上海。我只有一张去天津的车票,自己也不知道从天津往后再怎么走。但是象中国俗话说的‘天无绝人之路’,幸好有位同学借了10块钱给我,使我能够买一张到浦口的车票。在去南京的途中,我在曲阜停了一下,看了孔子的墓。我看孔子弟子濯足处的那条小溪和圣人小时候住的镇。相传他曾在那座著名的孔子庙附近种过一树,这棵树我也看到了。我还顺便看了孔子的名弟子之一颜回住处的那条河,还看了孟子的生地。在这次旅行中,我还爬了山东的神岳泰山。最近(指1935年),冯玉祥将军隐居到那里,在那里写了一些爱国的诗。”

  而且,1958年,毛主席接见泰安地委副书记李元明时,谈到泰山,曾经提到:“毛主席说:‘你们这里有个泰山很大,1919年我爬上去过,山底下可能有不少铁。’李元明答:‘泰山东、西、北三面都已经发现有铁矿,只有山前面没有发现。’”但是据正史记载,登泰山,是在1920年4月11日。同年6月7日,在上海给他的老师黎锦熙(1890~1978)写信,记述了他从北京到上海的行踪:“京别以来,在天津、济南、泰山、曲阜、南京等处游览一晌,二十五天才到上海,寓哈同路民厚南里二十九号,同住连我四人。”

  青年时代,曾登上泰山是确凿无疑了。但是登山时间却存在1919年初和1920年4月11日两个版本。1919年是第一次从北京去上海;1920年是第二次,两次都需要经过泰山,都有登山的可能。会不会两次都登临泰山了呢?这不太可能,毛彼时为一介穷书生,连路费都需要别人周济,怎么会连续两年内去同一地游山玩水呢?“1920年说”是后人考证后,认为毛的自述不准确而订正的。“1919年说”来自毛本人的口述。《口述传》的这一段是1936年与斯诺的谈线年来,毛主席一直记错?哪个更接近历史的真相呢?除了时间之谜,我们知道的只有“青年时代曾经登上过泰山” 这一个事实,但因为没有他老人家登上泰山的照片资料或碑刻之类的实物资料,其他一切都成为了谜。。

  而且作为一个诗人,此次登泰山,竟然没有留下任何游记、诗词之类的文字。后人只能猜测登泰山的所见所闻:到过哪里?看到了什么?有何感慨?吃的什么?宿于何处?留恋几日?……史料上,除了《口述传》中的一句“我登上了泰山绝顶,又游览了孔墓。”就只有这幅附会的画作了:

  (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八日:主席乘专列经泰安,下车在泰安站站台小憩留影。)

  是南下视察路过泰安的。陪同视察的有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铁道部长滕代远、公安部长罗瑞卿、第一机械工业部长黄敬、民主人士天津九大盐业公司总经理李烛尘、中共天津市委书记黄火青、市长吴德。

  十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一行在山东分局委员、山东军区司令员,山东分局委员、分局工业部长高克亭,山东分局委员、山东省政府常务副主席王卓如,山东分局委员、公安厅长李世英以及山东分局统战部副部长李宇超的陪同下在山东视察。

  二十八日,一行经过泰安。在济南至泰安的路上,看到山上秃秃的没有树木,感慨地说:“山上有树就好了。”列车到达泰安车站,下车仰首泰山,只见巍巍泰山,嵯峨峻拔。这时,他深深吸一口气,领略着祖国壮丽山河的自然风光。

  特意调来为开专列的济南机务段段长跑来问毛主席好。微笑着点点头,接着问:“老同志开车几年了?”段长说:“我早年开车,现在搞行政工作,为保证主席的安全,特意为主席开车。”山东分局的陪同人员在一旁给主席介绍:这个同志战争年代开过车,是位老同志,现在是济南机务段的段长。听后哈哈大笑,握着段长的手说:“谢谢你老同志!”随后,一行登上火车,直奔兖州车站,又从兖州乘汽车驶向曲阜。(高克亭:《建国后首次来山东》,文载《十八次到山东》,第28~50页)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二日:主席在泰安站南去的列车上,(夜间)十一时五十六分到达泰安,在火车行进中,召见中共泰安地委书记刘众前及秘书长田勤更,询问农业生产合作社发展及县级领导工作水平等情况。

  一九五八年八月九日:主席乘坐专列路经泰安,列车在泰安火车站短暂停留时,召见地委副书记李元明等,了解农村工作和工农业生产情况。

  1958年8月9日凌晨(三点多),一辆专列从兖州方向开来,在泰安火车站缓缓停下。泰安地委副书记李元明,地委农村工作部部长张瑞周,泰安县委副书记张海涛,泰安县10区灯塔一社长尚立祥,被火车上工作人员引入一节车厢,大约2、3分钟后,缓步走了进来。李元明他们一见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既惊又喜。多少年来,人们都盼望着能够亲眼看看他老人家,亲耳聆听他的教诲,现在主席就在眼前,多年的夙愿成为现实,一种无比幸福的感觉立充满全身。

  他们赶忙迎上去,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稍停,才说了一声“主席,您好!”毛主席和李元明他们一一握手,让他们靠近自己坐下来,一边让他们喝水、吸烟,一边微笑着询问他们的姓名、年龄和职务。毛主席和蔼可亲的面容、平易近人的作风、很自然的简短问答使他们紧张的心情一下子缓解了下来。

  毛主席在他的列车办公室里举行了一次座谈会,李元明等向毛主席汇报了泰安地区的粮食生产、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和农业合作化等情况。毛主席问:“你们的粮食生产情况怎么样?”李元明答:“粮食生产比往年好得多。”毛主席说:“你说说怎么个好法?”李元明答:“今年比往年增产,今年小麦亩162斤,全地区总产8.5亿斤,较去年增产36(%)多一点。”当汇报水利建设情况时,关切地问“位山工程动工了没有?”李元明答:“已经动工。”并汇报了施工情况。毛主席又问:“位山工程搞起来,你们有受益的没有?”李元明答:“东平县有两个区受益”。

  当汇报农业合作社的情况时,毛主席关切地问:“你们合作社的规模多大?”李元明答:“准备以乡为单位实行政社合一”。毛主席问:“一乡有多少户?”泰安地委随行的张海涛答:“8000户至100户(应为10000户)。”毛主席说:“这样多的户一个社能搞好吗,是否过大?”李元明答:“还未定案,我们再进一步研究。谈到泰山时,毛主席说:“你们这里有个泰山很大,1919年我爬上去过,山底下可能有不少铁。” 李元明答“泰山东、西、北三面都已经发现有铁矿,只有山前面没有发现。”毛主席又问:“现在逛山的人多不多?”张海涛答:“过去不少,生产以来,逛山的人少多了。”毛主席说:“现在少了,再过两年逛山的人就又多了。”在听取汇报中,毛主席不时提问、插话,和大家共同商量,深入探索和思考发展农业问题,使李元明他们倍感亲切,深受教育。

  不知不觉中两个多小时的汇报座谈结束了,毛主席站起来和他们一一握手告别。(《山东档案》2004年第6期第47-48页,括号内文字为本文作者修订)

  一九五九年四月十三日:十二日傍晚七时,在上海参加完中共中央八届七中全会乘专列返回北京。次日清晨,列车行至磁窑火车站转向东行,至当时的新泰县华丰车站(今在宁阳县)停车。在两名工作人员陪同下,下车在乡间小路上散步小憩。在华丰,驻留了28个小时。摄影工作者拍摄下了在卫士李银桥、封耀松陪同下漫步田间的镜头。的贴身卫士田云玉曾经回忆说:“主席外出巡视,常有这种一时兴起的临时停车。”

  登过泰山的朋友,都会对泰山上众多的碑刻记忆犹新。人民群众出于对的热爱,将其他地方的题词刻到了泰山之上。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泰山是中华民族的圣山,泰山刻石是神圣之举。历朝帝王都想把自己的文功武治、千秋伟业记载在泰山上;历代名士莫不把泰山题刻作为毕生荣耀。纵观当代伟人,谁最有资格在泰山刻石留名?非毛主席莫属。)

  (“江山多娇”,可是解放后,毛主席没有再踏入多娇的泰山一步,也没有给泰山题过一个字。)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主席对泰山保持着一种只予远观的态度呢?有人认为,自秦皇汉武封禅泰山以来,泰山就是江山统一的象征。在延安窑洞里与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中透露,一九二零年四月,他在登泰山的行程中丢了一只鞋子,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而台湾的版图恰恰就如那只丢失的鞋子。“解放台湾,统一中国”始终是主席的一个心结。于是就有了毛主席不解放台湾,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就不登泰山的传说。

  另外一个原因,也许是毛主席对泰山的尊重与敬畏。毛主席一辈子畅游过45次长江,还在湘江、珠江、邕江、赣江、钱塘江、北戴河等大江大河里游泳,但唯独未游黄河。有文章认为,是由于对黄河的尊重。据记载,1948年2月,毛、周等革命领导人从宜川县川口渡口东渡黄河,在汹涌中流,毛主席“心潮澎湃,沉思良久,深深感叹道:‘你们可以藐视一切,但是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我们这个民族……’”黄河是中华母亲河;泰山是“天下第一山”,万代景仰,享有国山之誉。毛主席把黄河、泰山等量齐观,“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