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美文赏析烤红薯

  儿子爱吃烤红薯,每次带他上街,他都嚷嚷着要吃。有一次,我给他买了一块烤红薯,他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我笑着问:“有那么好吃吗?”“味道好极了!”儿子高兴地说。

  “爸爸小时候差不多天天都吃红薯!”我说。“什么?天天吃?爸爸,你也太幸福了!”儿子惊讶又羡慕地感叹道。看着儿子手里焦香的红薯,再看看他津津有味地吃着,我的思绪回到了童年。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种红薯。下过霜后,该刨红薯了。大人们抡起锄头,朝着裂开缝的红薯主根刨下去,一块块肥硕的红薯就蹦了出来。孩子们喜欢吃刚刨出来的红薯,擦去上面的泥土,一口咬下去,汁水丰沛、甜脆可口。

  烤红薯一定要选红心的。这种红薯,含糖分多,烤出来表皮润泽,香甜可口。烤红薯还要选“长相”好的,长长的,粗细均匀的最合适。中间粗,两头细的红薯烤出来多半不好吃。

  冬天是烤红薯的最佳时节。一到冬天,母亲就会准备一个火盆让我们取暖。这时,我们会把大小均匀的几个红薯埋在炭灰底下,用火钳把它们埋得严严实实。过一会儿,烤红薯的香味就从炭灰的缝隙中钻出来,口水在舌尖和齿缝间肆意涌动,令人垂涎欲滴。

  估摸着红薯快要烤熟了,我们赶紧用火钳将红薯扒出来,迫不及待地放在手上,“呼呼”地对着红薯吹气。红薯很烫手,我们却不舍得放下,从左手颠到右手,再从右手颠到左手。母亲笑着说:“看你们一个个小馋猫的样子,别急,小心烫到嘴!”等红薯稍凉后,我们剥开黑乎乎的红薯皮,里面的红薯像一颗溏心儿蛋黄,轻轻咬一口,一缕幽香在舌尖辗转,真是好吃极了。有了它,冬天也感觉不那么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