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鉴赏——曾经波上寒烟翠

  起初,少年不经事的你和情窦初开的我,都还在上大学。平时完全靠通信保持联系,只有寒暑两个假期回到家乡才有机会见面。而每一个相见的夜晚,我们几乎都会去江边,在铺满鹅卵石的江岸上散步。

  我们总是走得很慢很慢。有时你会要我唱歌给你听,我就边走边唱。我会唱好多好多歌呢,唱到你也熟悉的曲子,你便会吹起口哨与我相和。不时抽空吻一下我的脸颊,揉着我的头发,说:“你唱得真好。”

  我闻言便垂下头笑了。你在夜色中看我的那种目光,即使在十几年后的此刻回想起来,也依然能感到那灼灼的杀伤力。我想那个时候的我,是爱你的。有些人和我相识了很多年,彼此也算是很谈得来的朋友,可我从来没有爱过他们,只是在那个时候,从见到你的第一刻起就爱上了你。

  更多的时候,我们就聊天。我不懂你的汽车制造或者你不懂我的国际关系并不重要,我们可以聊很多很多别的东西,比如唐诗宋词,比如人生,比如未来。记得有一回在江边的草地上坐着,我曾告诉过你,我的理想是要当一个女大使。那晚我穿着深紫色宽摆的裙子吧?过去我偏爱一切色调明朗的衣裳,我的头发很长很长,现在不一样了;那时的我很自命不凡,很聪明自许,很嚣张任性,现在也不一样了。你呢,你还是老样子吗?你变了没有?

  我有的时候会梦见你。最近的一次梦是彩色的,梦见和你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我们成了同学,不用一开学就分开两地了。每天一起去上课,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上自习。我们当年在江边憧憬了无数回的场景演绎成这个梦里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