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美文赏析一枚硬币的思量

  书桌旁有一个储蓄罐,是一个可爱的白色小猪。平常我喜欢将买菜时小商贩找的硬币塞进它的肚子里。这个储蓄罐是我五岁儿子的小金库,一般情况下,我不动里面的钱。儿子也一直把它当成宝,正常情况下,他每天从幼儿园回来都要先抱抱小猪,摇晃一下它的肚子,感受一下与日俱增的沉甸甸的喜悦。

  一日,儿子找我要钱买橡皮,凑巧我身上没钱,就从小猪肚子里取出一个五角的硬币给他。儿子接过硬币,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捧在手心看了看,对我说:“妈妈,我现在把它抛向头顶,如果掉在地上是正面,我就把它用掉,如果是反面,那我今天就不买橡皮了,等你有钱了再买。”

  最终,儿子扔硬币的结果是反面,他选择了继续储存硬币。我为儿子对待一枚硬币如此慎重而感到讶然。儿子的做法让我想起了另一个故事。

  据传,民国时,少帅张学良拒当卖国贼,为免遭日本人的逼迫,选择东北军“易帜”归顺南京政府,这一举动遭到东北军统治集团高层元老杨宇霆和常荫槐的反对。杨宇霆和常荫槐曾是老帅张作霖的左膀右臂,在当时有投降日本的倾向。

  在政见分歧严重、矛盾不可调和而又不得不顾念私人感情的夹缝里,少帅夫人于凤至给张学良出了一个主意,用抛硬币来决定何去何从。最终一枚硬币决定了两个元老的结局,他们被张学良立马处决了。

  一枚硬币在一个大人物的手里,也许,它的正反方向决定的不仅是个人的命运,还系着国家的荣辱兴衰。而一个大人物居然用抛硬币的方式决定个人和东北三省的命运,未免有些轻率,不免让人叹息。不过,想起后来周恩来总理对张学良的评价“千古功臣,抗日有功”,我不由得对这一枚硬币感到敬畏。

  大人物能将一枚小小的硬币玩转进历史的滚滚风云中,那如你我这样的小人物,对它又要如何看待呢?

  六年前,我那辛苦一生的大伯,在一个深秋的午后,因为劳累过度而倒在田埂上,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他因为一生未曾娶亲,人间的种种欢乐似乎都不属于他。

  彼时,我在外地工作,接到丧报,回到家才听村人说,他死的那天中午,拿了一枚一元的硬币去附近的小店,只买五角钱的豆芽。小贩与他熟悉,问他:“五角钱的够吃吗?”他伸出宽大的手掌,做了个手势说:“就这么一点儿豆芽,我还要分成两顿吃呢。”

  我在服丧期间,在大伯的灶台上,确实发现了一个小碗里盛着小半碗豆芽,是他中午没舍得吃,留着晚间吃的。卖豆芽的说:“早知道他会死,那天我就收五角钱给他一块钱的豆芽了。”

  往事成云烟,硬币穿越历史,穿越人生,想起这一幕幕,我陷入沉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